橘猫年糕

混乱中立。

#跃跃欲试地自己编个结局
抱着写得开心就好的态度写的

不会打嘴炮。
放飞自我。

【前面几天请参考安托线。】

“希罗,你输了。”指挥使逼近希罗。失去了四方之主的保护,希罗被逼退到了角落中。
“不,你错了。”然而,像中央庭分裂时一样,希罗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。
不详的预感。
还没等指挥使想明白希罗笑容的含义,后颈处传来的剧痛感让他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晏华扶住倒向了一旁的指挥使,交给了希罗:“黑核都在他身上。”
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神器使甚至来不及反应。
“晏华?!”
比起被背叛的愤怒,更多的是不敢置信。
那位身受重伤却依旧端起枪支,不惜同归于尽也要保护安托涅瓦的晏华。那位在中央庭分裂后最艰难的时期,撑起中央庭正常运作而几宿没合眼的晏华。那位即使赶赴生还几率只有0.01的战场,依旧鼓励着众人的晏华。
现在,正背对着他的同伴们,走向希罗。
黑核在希罗手中一个个变黑,异界的黑门像是在感应召唤,骤然扩大了一倍有余,疯狂地想要将这个世界吞噬殆尽。
然而,希罗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仿佛浑然不觉,脸上带着扭曲的狂喜的神情,像最虔诚的信徒发出狂热的呼唤:“神啊,我以这两个世界作为祭品,以恭候你的来临。”
……
“希罗啊,你还是在做这些无用功。”
——不知何时,希罗身后出现了一位少女。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“我不是说过了吗。”神明失望一般叹息道,“这种无趣的结局,不管多少次,都不会令我满意的。”
“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希罗从怀中掏出手枪,对准了神明。
“事到如今,你还抱有这种天真的想法啊,希罗。不过,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上,就给你这个机会吧。”
“你会后悔给了这个机会的。”晏华将枪口抵在了神明的额头。
“你们!”神明从容不迫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,不过很快,她又恢复了平静。“你不会下手的。看到这两个破破烂烂的世界了吗,这是你们要面临的末日。就算杀了我,一切都不会改变。只有我才有能力将这两个世界修复完整。”
她带着高高在上的施舍般的神情:“比起全灭,和伙伴们一起经历愉快的七天有什么不好呢。”
……
“不对。这是我们的世界,是我们一步一步互相扶持,互相信赖创造出来的世界。我们之间的羁绊,我们背负着的他人的心愿,怎么可能凭你的一句话就放弃。”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指挥使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“没错!如果惧怕死亡的话,那我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。”珈儿向前几步,率先站在了指挥使身后。
“比起第一天见面,变得值得信赖了不少了,队长。”
晏华抬起枪口,像无数次瞄准怪物的要害。不过这次瞄准的目标是这个世界至高的存在——神明的头颅。
“每次你都能出乎我的预料呢。”神明深深地看了指挥使一眼,像是要哭出来一般说道:“那我就诅咒——即使失去了我的掌管,这个世界也会继续运行下去,直到每个人都亲眼见证自己所爱之人的离去。”
伴随着一声枪响,那个白色的纤弱的身影倒下了。
伴随着神明的消逝,头顶的黑门定格在了空中,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蚕食。像是从黑门中获得了补给,露出了久违的蓝天。
——这个世界正在执行着神明的遗言。
眼前的“0”——七日来一直浮现在眼前的数字,闪烁了几下,也消失了。
一切。
都结束了。

【晏赛】初见

晏赛。

如标题所示,这是发生在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事情。

ooc注意。

完蛋。看着晏华严肃的表情,赛斯瞬间垮了脸。不管是谁,邀约一个身材火辣的长腿小姐姐被回绝的场面被人看见,都会尴尬地想找时光机倒退重来。更要命的是,撞见这件事的就是面前这位浑身散发着高高在上的气息的公务员,自己未来的搭档。

赛斯盘算着现在就找个借口开溜,但想起上司“如果搞砸了,我就扣光你月底奖金”的咆哮声,赛斯抖了抖身子,脸上重新堆起商业化的笑容,朝着晏华开口:“你就是我的奖……哦不,搭档了吧。我叫赛斯,是来自教廷的神官。”开什么玩笑,再被扣除奖金,他就只能去典当他的驯鹿了——虽然大概也没有人会要。和奖金比起来,面子就应该收拾收拾丢进垃圾桶里了。

晏华上下打量着赛斯,直到赛斯觉得心里发毛,他才收回目光。虽然天气已经逐渐转热,但像赛斯这样大敞着领口便出门的,还真没有几个,况且——晏华瞅了瞅赛斯包中露出的大半个酒瓶——带着浑身的酒气。这样便去搭讪,也难怪会被那位姑娘拒绝。这样不靠谱的人要成为自己的搭档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未来堪忧。

“晏华,来自中央庭。看起来身为神官,你却很缺钱。如果刚刚偷懒的事情‘不小心’被你上司发现,那么你和我搭档的奖金恐怕也会泡汤吧。”

“咳,那是工作。对,工作。身为一名爱好和平的神官,时刻关心市民们的安全问题才是合格的举措。”赛斯偏过头,颇为心虚地不敢与晏华对视,“你看黑门那么危险,不关怀弱小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的。”

“哦?”晏华挑了挑眉,看着赛斯把羽蛇神杖挥得虎虎生威,对“爱好和平”四个字产生了严重的怀疑。“那正好,安托涅瓦最近正忙得焦头烂额,有不少市民的信件还等着处理。想必带来这么一位‘心系民众’的有力帮手,她会很高兴吧。”

“什……”赛斯愣了愣神,手里的羽蛇神杖“哐当”一声掉在了地上,砸在他脚边。

“好险。”赛斯朝一旁跳开,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胸口。“不,等等!”回过神来的赛斯哀嚎一声,跳上他的摩托,朝晏华的背影追去。

ps.最后赛斯还是帮了一下忙,毕竟安托涅瓦也是个大美人XD

【晏赛】晚安

晏赛。

隐晦的刀。(大概?)

ooc致歉。

“来了这么多人,看来我很受欢迎啊”赛斯笑嘻嘻地比了个剪刀手放在脸旁,“安,有带相机吧。这张照片就取名叫‘超级无敌帅气的万人迷赛斯’怎么样?”
“真是的,这么臭美可追不到女孩子哦……来,看镜头”安虽然抱怨着,但还是按照吩咐按下了快门。
“咔嚓。”
安取出了相片递给赛斯。
“什么嘛,这不是超帅气的吗”赛斯一手捏着照片,另一手摸了摸下巴。几天没剔胡渣还真有点扎手。
“赛……”指挥使一脸担忧地看着赛斯,刚想说些安慰的话,却被安拉住了袖子。
安轻轻摇了摇头,拉着指挥使的手走出了房间,并轻轻关上了门。指挥使清楚地感受到安的手颤抖个不停。
“好了,圣诞老人也该去休息了。”赛斯把那张糊得不成样子的照片放在床头后,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似的往后一趟。刚眯上眼两三秒,又突然弹坐起来。
“哎呀哎呀,忘记华仔你还在这里了……”
自始至终,晏华都只是抱着双臂靠在墙边静静地看着赛斯。
“怎么样,要不要万人迷赛斯给你签个名。绝版的。或者,吐血大优惠,给你个拥抱怎么样”赛斯对着晏华,张开了双臂。由于逆光,晏华有些看不清赛斯的表情,只是那过于单薄的身影看得晏华心里一揪。
晏华走过去,弯了弯腰,像在圣母像前祈祷得最虔诚的信徒,小心翼翼地抱住了赛斯。
“最近辛苦你了,做个好梦吧。”晏华仔细地替赛斯掖好被子,熄了灯,轻轻地关上了门。
“晚安。”
房间又归于寂静。